文明探源
当前位置:主页 > 豫商风采 > 文明探源 >
客家人:源自中原的一支血脉(下)
时间:2014年08月10日 点击::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文化传承生生不息
 
       文化是人类的精神家园,文化传承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血脉。客家先民披荆斩棘,筚路蓝缕,战激流天堑,越武夷南岭,扎根赣南、闽西、粤东三角地带,发展生产,安居乐业,传播文明,接着又藩衍湘川云贵,横渡海峡,遍布五洲四海,发展成一个世界上人口众多、影响深远的优秀民系。但客家人没有遗忘中原汉族文化,世代传承,生生不息。
客家先民背负着中原文明迁徒,客居异乡,成了中原文明的传播者。在客家人来到之前,赣闽粤三角地带是人烟稀少、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。在这荒野的山岭中,居住着百越、畲族、瑶族等当地土著。这些少数民族文化落后,处于刀耕火种的蛮荒时代,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。客家人的大量南迁,给这片荒僻而神奇的土地带来了蓬勃生机。
      客家人从中原地区带来农作物的种子,以及先进的农具、农耕技术和建筑技术,他们伐木垦荒,筑坝造田,把一个个小盆地或低缓的坡地开垦成片片井田或层层梯田,并修渠筑坡,引水灌田,使寂静的群山阡陌纵横,如诗如画。昔日荒凉闭塞的山野,变得人声喧闹,鸡犬相闻,生产力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高。客家人逢山开路,遇水搭桥,一个个村寨有盘山小径或通衢大道相通。一些人口集中的较大村寨形成了集贸市场。就这样,客家人把热闹带进了千沟万壑,把繁荣带进了穷乡僻壤,把文明带进了荒峦山野。客家先民对赣南、闽西、粤东三角地带的开辟,表现了他们勤劳勇敢、刻苦耐劳的精神,表现了他们敢于战天斗地、敢于跟险恶环境作斗争的勇气。正是靠这种精神和勇气,锤炼出一个刚强弘毅的优秀民系。
        客家人坚持讲“阿娓话”(中原母语),并吸收、融会当地土语,形成了保存中原音韵的而又相对独立、自成体系的客家方言。客家方言不仅是客家之成为客家的标志,而且也是客家民系自我认同的内聚纽带。客家人之所以区别于非客家,其中一个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方面就是语言。
        客家人继承、发扬了儒家以仁义治天下的仁爱精神,不仅化解了当地土著的戒心和敌意,更是反客为主,教化、同化他们,使部分土著逐渐融入客家民系之中。客家人重名节、重孝悌、重信义、重文教,其文化意识与中原汉族文化血脉相通。他们积极办学堂,发展教育,从山沟沟里走出一批批土生土长的客家知识分子。以梅州为中心的十几个县,教育就特别发达,素有“文化之乡”、“足球之乡”、“华侨之乡”的美誉。梅州史称“文化之乡”,体现客家人以人为本、以文为骨、倚重知识、崇尚教育的精神。
        客家文化丰富多彩,概括起来有三个基本特征。第一,质朴无华的风格。尚“简”崇“拙”,贬“奢”抑“侈”,这不仅成为客家人的生活态度,而且发展成为持久强劲的人生理念和审美时尚。“齐民居不求华,服不求侈,饮食不求异,器用不求奇。”在客家地区,大到民居建筑,小到衣着物用,无不流露出崇拙尚简的风骨。第二,务实避虚的精神。“百般武艺,不值锄头落地”,客家地区流传的众多歌谣,都反映了客家人根植于农耕文明基础上的务实精神。“士耻虚务实,鲜以标榜为事”,即便是传统士大夫和文人学士,也崇尚这种求真务实的为人处世态度。第三,反本追远的气质。客家人具有强烈的祖先崇拜意识。这种由反本追祖而产生的浓厚的历史意识,使客家地区的各种文化事象,无不带有中原文化的古风、古意。
       总之,客家文化一方面保留了中原文化的主流特征,源远流长,底蕴丰厚,另一方面又吸纳了所在地民族的文化精华,兼收并蓄,丰富多彩。正因为如此,生生不息的客家人具有勤劳、勇敢、坚毅和机智的优秀品质。
       客家作为一个民系群体,由于先民数代屡次长途的迁徙,它自然比其他群体更多样更深层次地体验了社会实际和生产实际,它也就必然受到了更多的锤炼和滋养,积累了更多的处理与自然界关系及社会人际关系的经验。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上,客家先民及其后裔对长江流域和闽、粤、赣三角地带的开发,对华南地区经济和文化的繁荣,对汉民族大家庭的发展、壮大和汉文化及中原文明的传播、发扬,都产生过不可估量的影响。近代以来,客家人对促进中外经济、文化的交流,也发挥了重大作用。在中国近代史上,客家优秀儿女英才辈出,为国家的独立、民族的解放,进行了英勇卓绝的斗争,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光辉历史篇章。在当今世界发展浪潮中,客家人风采依然,出现过大批的政治家、科学家、文学家、企业家,卓有建树,令人起敬。 (作者:范军昌)